露湑

偶尔写写脑洞,超低产
学生狗,只在假期和电脑课出没
谢谢喜欢!♡

小伊也太可爱了吧!!!(;´༎ຶ㉨༎ຶ`)

【西伊】早安

小学生文笔,献丑了(抱拳)
ooc,小甜饼

伊尔迷

       伊尔迷望见了房间的天花板,被朝阳镀上了金色的光,屋中的一切都仿佛镀上了一层金纱般美好,除了——那只横在他腰间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 不用看也知道,西索又在使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明明已经醒了却还装作睡着的样子呢,正想着,伊尔迷微微使力,想要推开腰间的手。那只手却像有磁石,纹丝不动,死死地贴在他的腰上。

        伊尔迷的手上爆起了青筋,可是西索也不愿妥协,他又加了力道,把伊尔迷搂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 伊尔迷的眉毛微微蹙起,是这微小的表情转瞬即逝,想起了西索说过的话。啊,真是麻烦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俯身在西索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,像他的表情那样不可察觉的吻。

        “早安。”他微皱起鼻子,有些不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~早安啊伊路~真是有精神的唤醒方式呢~”金色眼眸中的笑意好像快有溢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但这才是我和你说的早安吻哦~”西索的唇贴近了伊尔迷的唇,舌头也滑进去与伊尔迷的共舞,伊尔迷的表情在光的映照下多了一层柔和,舞完一曲后,西索勾起一个在伊尔迷看来很欠揍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早安吻怎么能不交换对方的口水呢~伊路~”  嗯,他是真的想要搞事吧。伊尔迷握紧了拳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西索

       哎呀,伊路这么早就起来了呢~真是有精神呢。

       感到手臂上传来的力量,西索微眯起眼悄悄观察着伊尔迷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 伊路皱眉了呢,西索坏心眼的想着,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我说的正确唤醒方式呢~

        感受到额头上的轻吻,西索装作刚被唤醒的样子,凑到伊尔迷身边。用他的唇贴着伊尔迷的,舌头也不安稳地滑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早安吻怎么能不交换对方的口水呢~伊路~”他的嘴角无限上扬,看着伊尔迷握紧的拳头。啊,今天的伊路也这么可~爱~啊~

        小丑的红发如炙热的火焰,张扬的金色丹凤眼,左边的星星右边的眼泪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搭起却又轻易推倒的扑克塔,疯狂的笑容,浸满鲜血的扑克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爱伸缩自如,宛如人心难测,爱恨本就表里一体;他谎话连篇,用轻薄的假相将真相埋葬

        杀手的黑发如夜版莫测,深渊般的黑色猫眼,波澜不惊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电闪雷鸣下的鬼魅身影,扭曲的爱意,破空夺命的念针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爱满是令人窒息的控制欲;他镇定自若,用利益将一切的价值度量。

        红与黑的交织,两个游走在生死间的疯子共舞,这截然相反的一切又显得那么和谐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西伊是我的初恋cp。当时看漫画看到那一页我有两分钟是懵逼加癫狂的……然后就开始纠结结局了。但是一想虽然结局成迷,但是恭喜订婚|。・㉨・)っ♡
        

感谢太太授权! @湍行特急
表白湍太太,表白西伊!!
订婚快乐♡ 

【金,一目连】 非cp向 缘起

         脑洞来自亲友画符写“金”出了连连。就是一个天使帮助另一个天使走出过去的悲伤的故事。希望大家看的开心

          天气晴朗,惠丰和畅。

         式神们屏气凝神,静静等待,等待着某位大人的符咒破长空而来,他们便会随缘的指引,穿过召唤阵与那位大人相见。大人们脸上或欣喜若狂或怅然若失,亦或是波澜不惊。但式神们总会固执的陪在大人们身边,见证他们战胜时的喜悦,战败后的不甘,获得成长后的激动。直到大人毁掉了契约书,缘灭,一切回到了起点。在此之前,既然选择那么,落子无悔。

        曾经的神明静坐在石阶上,山兔正在与孟婆赛跑,山蛙和牙牙努力的向终点冲刺,山兔与孟婆在坐骑上不甘示弱的和对方吵架。眼看只顾吵架的小山兔就要从山蛙背上落下,一缕清风将她送回原位。山兔顾不上回头的功夫,只斜一晴便看到了坐在石阶上的人。风龙静静的盘旋在他身边,他正开口说着什么,声音被风吹散了,不知道是“小心”还是“加油”。“谢谢风神大人”山兔继续追赶着前面的孟婆,眼神里并无惊恐或恐惧。因为她知道——神明一直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 四周都是嘈杂的讨论声“什么时候能去见大人们?”“会遇到什么样的大人那?”大家脸上洋溢着憧憬溢于言表。只有他独自一人远坐在石阶上,静静观察着一切,他好像天边流浪的风筝看起来那么遥远,可偏偏落下一线牵系着世间。

         明明是这么强大的存在,可却偏偏选择了温柔。不把力量化为利刃,而是将其化为坚盾,保护大家交于他的后背。就算身边总有一个嘴硬心软的人故作不屑的跟他说:“温柔本是无用之物”。被唤作风神大人的他也只是笑笑,并不与其争辩,只是想守护想被他守护的人的周全,仅此足矣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个符咒划破长空,将缘的引线穿过阴阳师与式神们,就此缔结契约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一声惊呼把神明从沉思中唤起。他抬起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,只见一个身影从空中掉落,他拼命挥舞这四肢,显得惊慌又失措(他总是记不得自己还可以矢量疾走···)神明猛的从石阶上坐起,原本恬静的神情被严肃代替。

        “龙,把你的力量借给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 狂风骤起,直冲云霄,少年在风的簇拥下安全落地。神明静静的打量着他满心疑惑,一丝戒备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里,这里是哪里?我怎么,怎么会突然从这里掉下来?”少年不解的扶了扶被风吹歪的帽子。“我记得好像是有人叫我来着。哇!你们是谁啊?不要突然靠过来啊!”一时间他身边围满了小式神,大家都对这个“天外来客”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好不容易从“包围圈”里突出重围,快步小跑到神明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刚才是你救了我吧,因为救下我的风来的突然,风向也不正常,我那时只看见你那时有动作,真是太谢谢你了!”神明有些惊讶,只是一瞬,就观察的这样细致吗?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仰起脸,咧开嘴对着神明漏出一个灿烂的微笑,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。宝蓝色的眼睛像他身后的无云的晴空一样澄澈,帽子下的金发不服帖的翘着,在温暖人心的笑容中又带着几分少年的活泼。
         像清晨照进心扉的第一缕阳光一样,拥有着融化坚冰的力量,但却并不刺眼,让人不自觉的去靠近——风神想着。刚才的怀疑都消失殆尽,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叫金!你那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一目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略低的声音拂过耳畔,但又像穿堂而过的风一样,清朗,让人舒心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目连,,,”金小声重复了一遍神明的名字,随后便轻轻扯了扯一目连宽大的衣袖,“呃,你认不认识这个人啊?叫,叫什么来着···哦!她叫折菁,她一直叫我过去,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出现在这里,但是我人生地不熟,还不认识路。想去帮她又不知道怎么办”金哭丧着脸,一脸难为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目连望着他的眼睛,好像透过一面泛着涟漪的湖面,恍惚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,曾经自己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坚定,尽职,温柔,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曾为在田间挥汗如雨的子民送上清风,为干旱而饱受折磨的子民送上安抚和好运,为山中迷路的子民送上引导和归途。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那吞没一切的可怕灾难来临,他目睹子明的惊慌无助,他们歇斯底里地来到神社求助,仿佛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。他知道,自己不是那个可以救他们的救命稻草,不过也是一叶浮萍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年轻的风神徒劳地看着子民们的脸,祈祷,焦急,绝望,还有这对生命的渴求,,,,

         为了那一点希望,风神用自己的一只眼睛为代价,强使洪水改道口。但那场洪水带走的不仅仅是一只眼睛而已,子民们的离开和遗忘,力量的逐渐减弱和消失到最后堕妖时的冰冷和无助,,,

         “即使是,去帮助未曾谋面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啦!帮助朋友, 不是应该的吗?”他的双眸透过坚定和固执,让神明不禁有些动容,上次见到这样的眼神,是在多久之前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 又是一道咒语降临,一目连轻声道走吧“我们一起去找她。我也会帮助那位大人,陪她渡过难关,只要她需要我的这份力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一目连迈步走向卡池,他向小山兔挥了挥手,向大妖怪点点头。金跟在他身后,即使一目连没有表现出什么,可直觉告诉他,一目连决定了什么,又放下了什么,又或者去迎接什么。金挠了挠头,觉得自己也说不清那种感觉,但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好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 金和他一同穿过那个好像连接这两个世界的湖,符咒指引着他们,来到一个庭院内,一个白发蓝衣的身影带着难以掩饰的惊讶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“把我的力量借给您一用吧。”带着浅浅的笑意,风神开口道。金突然从他身后钻出来“我们都是来帮助你的哦!”笑容依旧。

         缘起